上周末的一份公告又將暴風集團推至風口浪尖,“公司實際控制人馮鑫先生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相關事項尚待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盡管在公告中暴風表示公司經營狀況正常,且公司管理層還會制定相應工作管理辦法和應急預案,但伴隨著這則消息,周一股市一開,暴風集團直接來了個跌停板,每股僅為5.67元,市值也只剩18億元。


1564382098(1).jpg

 

多家媒體均報道,此次馮鑫被帶走調查,是因為在2016年的一起跨境收購案中行賄。


Jietu20190729-181924.png

 

暴風集團于2015年3月份A股上市,由最開始的7.24元發行價,創造了40天36個漲停板的記錄。于2015年5月份每股達到327.01元,狂漲44倍,市值也超過400億元。這期間,暴風集團300431這只股票也被稱之為“妖股”,而暴風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馮鑫個人身價在當時也一度達到58億元。

 

連續錯過兩次轉型機會 

 

2007年創業之初,創始人馮鑫通過收購暴風影音,并與酷熱影音整合,再與超級解霸技術團隊合并,經過這一系列的合并重組,暴風影音有著良好的視頻格式兼容性,獲得了用戶的喜愛一舉成為當時國內首屈一指的播放軟件,并占據了近70%的市場份額,同時也成為線下裝機必備的播放器。


Jietu20190729-161249@2x.png

 

如今,馮鑫微博的更新停止在6月5日,內容是關于最新的“暴16”播放器,頗有一番始于此終于此的意味。

 

就在暴風成立前,土豆、酷6、PPS、優酷以及樂視等在線視頻平臺紛紛成立,拉開了在線視頻行業的序幕。此時處于本地播放賽道的暴風影音第一次站在了轉型在線視頻平臺的風口。不過此時馮鑫并未主張暴風影音由本地轉向在線,由此錯過了一次轉向線上視頻領域的機會。


Jietu20190729-182019@2x.png

 

時至2010年,愛奇藝收購PPS,優酷與土豆合并,再加上搜狐視頻的出現,加速了行業競爭。同時這些在線視頻平臺開始重金采購版權,并且在原創內容和綜藝上砸錢,而此時的暴風影音又錯過了一次轉型的機會。

 

當時暴風正準備上市融資,但恰逢A股市場上市政策緊縮,需要達成3年連續盈利。為了達成這個目標,馮鑫決定縮減開支,首當其沖的就是在資源版權上燒錢,只做選擇性的購買。此后,暴風由于版權太少,流量大幅下降,只能依靠廣告收入支撐。

 

雖然此后暴風順利IPO,并且創造漲停記錄,但錯過了兩次轉型,也為后期暴風掉隊埋下了伏筆。

 

學習“樂視”,搞起了內容生態

 

2015年上市后,連續的漲停,暴風的市值一度達到400億元。這也讓馮鑫有了前所未有的自信,提出了“DT大文娛”戰略,欲將暴風從網絡視頻企業轉型為互聯網娛樂平臺,將VR、體育、電視作為三大主力方向,成立了暴風魔鏡、暴風體育和暴風TV三家子公司,并獨立發展。


Jietu20190729-182353@2x.png


而在內容上,暴風集團所主打的內容生態,與樂視的“生態化反”有些類似,由此也有人稱之為“小樂視”。

 

前文所言,馮鑫被帶走調查主要是涉及一起跨境收購案。而這則收購案不僅讓馮鑫面臨牢獄之災,也讓當時的暴風背上了巨額損失。


上市不到一年,為了加速擴張,暴風體育瞄向了全球體育版權巨頭MP&Silva,欲收購其股權,拿到入場券,從而快速布局體育領域。當時,MPS擁有意甲、FIFA世界杯、法網、F1以及NBA等全球頂級賽事的資源。


Jietu20190729-182527@2x.png

 

為了能完成收購,手頭不寬裕的暴風拉來了光大證券,共出資2.6億元,以此為杠桿募集了52億元,收購MPS近65%的股權。但,兩年后MPS爆雷,遭破產清算,最終暴風竹籃打水一場空。此后,光大和其他投資機構連環索賠,讓暴風索賠7.51億元。這宗連環索賠被外界認定是壓死暴風的最后一顆稻草。

 

三大業務均以失敗告終 

 

看到Facebook收購Oculus,引發了資本的熱潮,馮鑫也下手開啟了暴風魔鏡的項目,并且成立子公司,單獨進行融資運營。在VR領域,暴風并沒有任何技術儲備,不過借助當時VR的風口,暴風魔鏡估值一度達到14.3億元。


Jietu20190729-182125@2x.png

 

不過,由于VR技術不成熟,還未起步就已變成夕陽產業,同時VR資本熱度只持續了很短的時間。自然,硬件和軟件都不出色的暴風魔鏡最終也難逃被淘汰的命運。

 

暴風體育、暴風魔鏡均已出局,而暴風TV的情況也不樂觀。2018年,馮鑫重新押寶互聯網電視,并且提出“All for TV”的戰略。不過業績并未好轉,近日頻繁爆出裁員消息。有媒體報道,多地的暴風TV員工收到通知,由于融資困難,所有人員遣散。也有報道稱,暴風TV目前只留下了部分開發,其余運營人員均已遣散。


Jietu20190729-182818@2x.png


2019年7月12日,暴風集團對外發布2019年半年報虧損預告,預計2019年1月1日至2019年6月30日虧損2.3億到2.35億元。昔日的暴風神話已不在。


神話不再,只因學習樂視?

 

從最開始的400億市值到如今的18億,也不過4年時間。發跡于本地播放器,連續錯過兩個轉型時機,回頭看,當時著力燒錢的各大線上視頻平臺如今都開啟付費收看和會員制,甚至也產出了不少熱播的綜藝和劇集。此兩次的錯過其實也有客觀因素存在,并非是造成暴風如此局面的直接原因。


Jietu20190729-182937@2x.png


在上市后,資本大量涌入,暴風的股價被推高,市值不斷增長,讓馮鑫變得有些過于自信,從而對公司的運營和成長有些過于盲目。大量資本加持后,馮鑫沒有發力移動平臺,也沒有讓主打本地視頻的暴風影音重新轉型。


反而馮鑫將大量資本運用在不善長的領域,比如重金收購體育版權巨頭MPS,進入沒有技術沉淀的VR領域,在電視領域與小米、樂視等互聯網品牌廝殺。同時為了快速擴張與大量融資,馮鑫沒有顧及公司營收和運營狀況,與投資機構頻繁對賭和質押股權,讓暴風雪上加霜。


馮鑫的暴風經歷過400億的市值,當過A股市場的明星,在一片祥和的資本氛圍下,自身的運作出現了激進擴張、冒險收購、盲目對賭,在短時間內由勝轉衰。造成暴風如此的局面并非是模仿樂視的內容生態,而是因為在資本運作上犯下了與樂視同樣冒失激進的錯誤。

雷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