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時間,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其實際控制人馮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


這消息在當時鬧得沸沸揚揚,有傳聞他賄賂的,有傳聞他挪用公款的,眾說紛紜,所長在調查結果沒有出來以前,雖然有撰文議論,也沒敢胡亂猜測。


直到最近這個消息出來后,所長才長嘆一口氣,為暴風的未來擔憂。


靜安區檢察院以涉嫌對非國家工作人員行賄罪、職務侵占罪,對犯罪嫌疑人暴風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馮鑫批準逮捕。


曾經的暴風本可以一步一步,踏上國內視頻播放王者的寶座,曾經的馮鑫,也因為一手造出暴風這支“妖股”而炙手可熱,但是現在,似乎離退市也只一步之遙了。


不得不說,實在是可惜啊。

timg (9).jpg


曾經的王者


在10年前,如果有人對所長說,以后的視頻不能免費看,要收錢了,所長肯定會輕蔑地一笑,再送他一句:na?ve。


現在,騰訊、優酷、愛奇藝,這三大巨頭簡直讓我啪啪打臉……時代變化無法預測,那些紅極一時的老產品,終究還是撐不住了。


除了暴風影音,很多曾經我們如數家珍的快播、QQ影音等,都在用他們的消失宣告著:免費下載播放時代已經遠走,現在是屬于VIP付費的天下!

005GOaLIgy1fyeeo5tauag308c08cmxt.gif


但在這之前,暴風影音是播放器界的絕對老大,所有人都在模仿他的臉,但沒人能模仿到他的面。


作為曾經的金山銷售高管,暴風CEO馮鑫用他多年的市場經驗不斷打磨這款播放器,套用他對員工說的話就是,必須得做出一個我們自己都愛用的東西。


所以才有了一經推出就火爆市場,十臺電腦九臺都要安裝的暴風影音。它的方便,相信用過的都知道。

微信圖片_20190729190235.jpg


過去,像media player這種軟件,基本只能播放下載好的文件,而暴風不光可以放本地的,還能邊下載邊看。


除此之外,它支持的文件格式堪稱海量,只要是你能找到的格式,就沒有不能播放的。


那時,暴風的影視資源相對來說是最豐富的,動漫、電影、電視劇、綜藝一應俱全,許多美劇高清且免費,甚至電影上新速度跟影院差不多,簡直是貧窮追劇少年必備神器。


微信圖片_20190729190245.jpg

彼時的QQ影音,樂視影音等軟件,那叫一個大抄特抄,操作界面幾乎都是雷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正因為這些軟件的競爭,包括所長在內的許多網民才能在10年前,一直享受著節目兩小時,廣告兩分鐘的愉快觀影體驗,和現在廣告一小時,節目五分鐘的糟糕環境完全不一樣。


到了2010年左右,一股新的力量暗暗崛起,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土豆、優酷等視頻播放平臺。


風頭正勁的暴風完全不想跟他們玩,因為比起自家的產品,他們的在線視頻卡破天際,播放體驗極其糟糕,只能算是二流。

timg.jpg


但沒過多久,一記重錘砸到了暴風頭上:“獨家視頻播放權”登場,版權成為繞不過去的門檻,盜版的內容將被嚴查!


致力于免費服務的暴風沒有入局,也沒有去做自己的內容,還是堅守做播放工具的初心,馮鑫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


生買版權,生把錢消耗掉,這個不是我們能熟悉的戰場。


而這樣做的后果,我們也看到了。


隨著各大視頻網站逐漸收割完大部分的版權,許多播放器開始受到他們的攻擊,最明顯的一個事件就是:快播CEO王欣的入獄。


就像現在大家都喊著欠欣哥一個VIP一樣,人們已經真切地意識到,從那時起,播放器時代就徹底落幕,長視頻的戰場指揮權將移交到視頻平臺手上,戰場也從PC端轉移到手機端。

微信圖片_20190729190256.jpg


“妖股”的捧殺


被市場按在地上摩擦了幾年的暴風,可謂元氣大傷,馮鑫的心里也是暗暗叫苦,甚至已經聯絡了馬云爸爸,要把公司托付到阿里門下。


“馬總啊,我就這么一個孩子,到了你那里之后一定要……”


話沒說完,桌上的手機屏幕亮起,“A股要開鎖了,老馮搞快點!”


想起曾經為了在國內上市的艱苦準備,卻被A股IPO停止審批的一刀攔腰砍下,馮鑫還是渾身發冷。


但華誼兄弟2009年上市圈的那筆巨款,仍在撓他的癢癢,馮鑫咬咬牙突然說:“馬總,對不起,我還是想自己干!”

微信圖片_20190729185055.jpg


絕了投靠阿里的念頭,當然就少了一大筆投資,因此直到上市前,暴風的日子都十分苦澀,甚至能用節衣縮食來形容。


為了滿足上市三年盈利的要求,暴風更加遠離了視頻網站的版權大戰,雖然降低了版權開支,但也因此脫離主流。


終于,2015年3月,馮鑫把一手帶大的暴風,送進了股市。

timg (1).jpg


因為當時股市創業板科技股標的極為稀缺,競爭對手就只有賈躍亭的樂視,所以暴風受到資本的極度青睞,迅速膨脹。


有句話說得好,如果你站在風口,哪怕是豬都能起飛。一個恰好的入局時機讓暴風的股票連續飆出30個漲停,購買者們樂開了花,紛紛高呼“妖股”萬歲


而暴風內部也因此誕生了10個億萬富翁、31個千萬富翁、66個百萬富翁,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馮鑫本人賬面身家也超過百億,此后,暴風市值最高的時候一度超過400億元。

微信圖片_20190729190359.jpg


馮鑫驚了,擔心自己膨脹的他,回家度了個假,期間不是打坐靜心,就是手不釋卷,頗有隱世高僧的感覺。


所長以為這趟靜心之旅好歹也得持續個把兩個月,誰知馮大師僅閉關十幾天之后就蹦出來說:“我要搞個大新聞!我要實行‘DT戰略’!”


很多人都不太理解“DT戰略”是什么鬼,就連曾經的暴風高管都說不出個所以然,但據所長的觀察,上市之后,暴風涉足過VR、互聯網金融、體育、互聯網電視等諸多領域,基本上這些年互聯網出現過的風口都要參上一腳。


那所謂的“DT戰略”,應該就是:什么火做什么。

微信圖片_20190729190402.jpg


而這個戰略,被很多業內人員稱為“對樂視的模仿”。盡管馮鑫很不認可這個說法,但有消息稱,馮賈兩人私交甚好。


盡管暴風追趕了許多個風口,最終的成效卻并不好。


做VR,火了一陣,涼了,虧了一大筆錢;


投資影視,被查了,又虧了一大筆錢;


梭哈電視,被小米等狙擊,也在將要涼涼的邊緣……

微信圖片_20190729190127.png


大筆投資的失敗,讓馮鑫有點迷茫,暴風的未來在哪里?但沒等他猶豫多久,又一個風口——體育版權出現,讓他把疑惑拋諸腦后。


先是暴風科技在2015年夏天正式入局互聯網電視,后在2016年成立暴風體育,拉來光大、招商等一起投身體育產業。


從時間節點上看,暴風入局的時候正處互聯網電視和體育產業興起的階段,一切似乎大有可為,但在馮鑫追逐過的所有風口中,體育是壓垮他的最后一車稻草


注意,是一車。


巨人的黃昏


時值體育版權大戰燒錢正酣:


前有樂視體育宣布用數億美元獲得了英超在香港的獨家轉播權,大喊“還有誰”;


后有蘇寧的PPTV不甘示弱,花2.5億歐元簽下西甲獨家全媒體版權,回應“別得瑟”。


馮鑫也盤算著去搞搞體育,于是決定收購英國的MPS。但當時MPS估值已經超過了10億美元,暴風的資金沒有那么多,甚至因為接連的投資收購失敗,已經負債累累。

微信圖片_20190729190133.png


為了湊到收購MPS的錢,暴風拉來光大證券說:“我這有個幾十億的大項目,穩賺不賠,要不要來?”


把收購計劃完完整整地告訴了光大后,光大一尋思,此事大有可為,當即拍板,成立了浸鑫基金。


浸鑫基金的設立規模為52.03億元,計劃是由浸鑫基金出資47億元收購MPS公司65%股權,并在收購完成后18個月內賣給暴風集團,以實現基金退出和資金收益。

微信圖片_20190729190130.png


這是一個需要在三個月內募集52億的大計劃,暴風和光大幾乎把中國范圍內能用的渠道都動員起來了。


最終,暴風科技實際出資2個億,招商銀行帶著28個億理財資金來了、愛建信托帶著4個億理財資金來了、曾經頻繁踩雷的滬上第三方銷售機構鉅派投資也帶著好幾個億來了。


52億的目標達成,錢到手了,開干吧!暴光二人組帶著熱乎的鈔票,前往英國,以不容置疑的架勢拿下了MPS。

微信圖片_20190729190347.jpg


大擺慶功宴席的暴光二人組怎么也想不到,MPS就是個巨大的坑。幾個創始人拿錢走人之后,MPS剩下的錢完全不足以支撐日常運營了。同時,大股東在走人之前還留下了大筆的欠賬、暗賬。


這些賬單,憑剩余的資金根本無法付清,暴光二人組欲哭無淚。


屋漏偏逢連夜雨,MPS剩下的賽事版權大多馬上到期了,特別是核心版權意甲和阿森納,2018-2019年通通到期。


由于體育版權圈是個非常“刷臉”的圈子,一幫中國面孔,根本沒辦法打入內部。沒有新版權,公司面臨無業務可做。


更絕的是,大股東走人之后馬上另起爐灶,成立了幾個體育版權公司跟原公司直接競爭,搶奪生意。


暴光二人組只能徒呼奈何,并送給自己一首涼涼。

微信圖片_20190729190304.jpg


捱到了2018年8月,意甲將MPS告上法庭,要求賠償4440萬美元的未付費用。另外,MPS還欠德甲1000萬美元,欠法網500萬英鎊,還有英超、國際手球聯合會、一級方程式賽車等等賬單要付。


最終,2018年10月,倫敦高等法院裁定MPS破產,解散該公司。暴光二人組豪氣干云卷來的52億,一瞬間灰飛煙滅。


投資人們爆炸了,說好的穩賺不賠呢?騙子,還錢!


35億打水漂的招商銀行一氣之下起訴了光大資本,要求索賠34.89億元,并凍結了光大資本旗下銀行賬戶、股權、基金份額,合計接近44億元。


并肩作戰的光大證券也急眼了,兄弟你害得我好苦,咱啥也別說了,友情價索賠共計7.5億,你看著辦吧。


但是暴風也很無奈啊,我也當場喜提2億左右的壞賬,你在場的,這么做不厚道呀!

微信圖片_20190729190338.jpg


然而,在商言商,該賠的錢還是要賠,所以在今年7月12日,暴風發布的業績預告顯示,今年上半年預計虧損2.35億元,而去年同期虧損1.06億元,這樣的增長是正的該多好……


所長還特意去天眼查看了一下,暴風集團自2019年以來,有50次被法院列為被執行人。到了7月24日,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將暴風集團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而暴風名下已沒有任何可執行資產。


再下一步,暴風很可能面臨退市風險。


而據相關媒體報道,暴風影音半年內已有四名高管離職,曾經一度高達327元的股價,如今市值已經跌去九成。


加上馮鑫現在被批捕,暴風這個曾經的巨人,似乎就要徹底倒下了。


未來如何


早在2018年7月,馮鑫就做了兩個小時近9000字的檢討,他在檢討中反思:暴風集團幾乎99.99%的錯誤都來自自己……


事實很殘酷,但確實如此。縱觀所有行業的變遷,不乏創業人多次戰略失誤,導致公司滑落深淵的例子,馮鑫只是其中之一。


比如在網速提升的時候,下載觀看就不是唯一需求了,但僅僅定位自己為播放器的暴風,顯然滿足不了時代的新需求


又比如隨生活水平的提高,大眾的版權意識也會越來越強,對購買會員是支持的態度,但暴風依舊我行我素,錯過了行業趨勢,只能離時代的進步越來越遠

微信圖片_20190729190153.png


據說馮鑫面對如今暴風的困境,曾說過這樣一句話:


像個沒頭蒼蠅,我特別不想知道未來是什么樣的,就想有一天死在路上就好了。


看到這句話,所長心里是感到很酸楚的,創業本就九死一生,但每一位創業者,都仍然懷揣著所有的熱情和青春,投注在自己的夢想中,可如今卻一招棋錯,滿盤皆輸。


從市值400億到30億的跨度,是天堂到地獄的距離,當時如果沒有這一波波沖天的漲停,暴風會不會一步一步,扎扎實實地做成另外一番樣子?


只可惜沒有如果了。


參考資料:

1. 獨家|暴風集團實控人馮鑫被采取強制措施,事涉并購MPS行賄

https://www.yicai.com/news/100275745.html

2. 涉光大52億收購案,“樂視學徒”暴風宿劫難逃?

https://36kr.com/p/5230104

3. 前員工眼中的馮鑫:收購MPS是暴風的敗筆

https://mp.weixin.qq.com/s/4klr3hT0xcwCKdJBezcSHA


點好看:點這里,紀念暴風

雷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