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都知道 VR(虛擬現實) 火了:商場有蛋蛋椅,淘寶上有便宜到 9.9 包郵、加附送資源的 VR 眼鏡,HTC 不遺余力的宣傳 Vive,索粉們爭搶預訂 Playstation VR。

坦白講,VR 并不是一個很新穎的技術,如果你非常關注這個行業,你就會知道,從1935年提出虛擬現實概念起,發展至今已經81個年頭了。


你真的知道什么是虛擬現實嗎?


1.jpg


1935年,小說家 Stanley G.Weinbaum 在他的小說《皮格馬利翁的眼鏡》中描述了一款虛擬現實的眼鏡,首次提出了目前火熱的 VR 技術。小說以眼睛為背景,涉及了包括視覺、嗅覺、觸覺等,為大家提供極具沉浸感的體驗。

2.jpg


這一概念字提出之后就無比引人向往,甚至早在 1957 年,電影攝影師 Morton Heiling 就發明了名為 Sensorama 的仿真模擬器。體積龐大、構造復雜,由震動座椅、立體聲音響、大型顯示器等部分組成,具有三維顯示及立體聲效果,能產生振動和風吹的感覺、甚至還有氣味,體驗感類似于現在的 4D 電影。


然而發展至今,大多數人口中的虛擬現實僅僅停留在 VR 盒子里的那塊眼鏡片。

這種想法在 VR 眼鏡成井噴之勢增長的 2016 年顯得尤為跟風。

人們似乎忘了虛擬現實的真正涵義。


虛擬現實不僅僅是視覺上的享受,而是具有如下四種特征:


  • 多感知性:指除一般計算機所具有的視覺感知外,還有聽覺感知、觸覺感知、運動感知,甚至還包括味覺、嗅覺等感知。理想的虛擬現實應該具有一切人所具有的感知功能。


  • 存在感:指用戶感到作為主角存在于模擬環境中的真實程度。理想的模擬環境應該達到使用戶難辨真假的程度。


  • 交互性:指用戶對模擬環境內物體的可操作程度和從環境得到反饋的自然程度。


  • 自主性:指虛擬環境中的物體依據現實世界物理運動定律動作的程度。


目前人們茶余飯后開口必談的虛擬現實其實是『虛擬視覺』,而真正的沉浸式體驗以現在的技術還遠未達到。


如果用一句話來形容虛擬現實的話,恐怕就是 Google I/O 開發者大會上 VR 負責人所說,“虛擬現實世界中的設計具備很強的可參考性,就是將人們在現實生活中的行為、感知原封不動的搬到虛擬世界中。”這句話值得推敲。


人類是擁有視覺、聽覺、觸覺、行為甚至味覺、嗅覺等這些感知的高級物種,如果全部應用在虛擬現實技術上,這才是真正的虛擬現實。

3.jpg


就目前的情況,聽覺能很好的實現,視覺在迅速發展,觸覺想必問題不是很大(而且好像沒什么卵用),唯有嗅覺和味覺還處于一個很基礎的階段。在 VR 市場紅得發紫,紫得發黑的今天,這無疑是一塊被人們忽視的寶藏。


虛擬嗅覺


已經有一部分人正在探索的路上了,他們指出,對于虛擬嗅覺來說,目前可能有兩種方法能夠實現。

1、模擬聞到某氣味后產生的特定神經信號,對大腦刺激引起嗅覺反應。

2、將氣味調試存儲后以軟件智能控制。


但是虛擬嗅覺實現的難處在于氣味與聲音,圖像不同,聲音以聲波形式傳遞,圖像以光為介質;氣味是大腦所反映的細胞對氣味分子的感受,而且對不同的分子有不同的反映。


而目前人類還沒從眾多氣味中找到類似三原色一樣的基本維度,但這并不妨礙對它的探索和研究。


考慮到第一種情況太過科幻(通過神經信號來儲存和還原味道還是很方便的,然而這個方便是相對于直接還原成氣味分子,以現有技術水平還是很難),虛擬嗅覺的先行者們用的都是第二種方法,并取得了一定關注。


虛擬嗅覺的發展


2014 年 3 月,美國 Oscar Mayer 研發可散發培根味的氣味鬧鐘,盡管他的目的是為了提高公司的火腿銷量,但產品的創意卻讓人們看到了氣味和科技的結合。


2015 年,本著『感受世界』的宗旨,FeelReal 發明了一款神奇面具,將這種面具與 Feelreal Player 同步后,設定你想在游戲或電影中體驗的感覺,你不僅可以感受到物體,也能聞到它們的氣味。這些氣味包含海洋、叢林、火、草、粉末、鮮花、和金屬。


2016 年 8 月份,屁味游戲『南方公園——完整破碎』正式登陸,育碧為此還專門推出了一款VR面具——NOsulus Rift,這是一款戴在鼻子上的設備,戴上這款設備后,如果玩家在游戲中操控主角放屁,那么 Nosulus Rift 就會同步向玩家的鼻腔提供氣味刺激。


同年 9 月,國內氣味王國的虛擬嗅覺體驗間正式對外開放,在這間已經建成的中國首個數字氣味體驗室里,當 NBA 著名球星勒布朗·詹姆斯帶球從體驗者身邊跑過的時候,就會聞到他專用那款 Dolce&Gabana 古龍香水;體驗者注視著墻上一張誘人牛排的招貼廣告時,可以同時聞到到這種牛排的味道;你也可以在玩水果街機游戲是,聞到水果的氣味……


從這些既有的產品很容易看出,虛擬嗅覺與現在的VR頭盔還有一個最大的不同,就是它并不是單一存在的。因為嗅覺對于人類,更像是一款宏大的3D游戲里的一段BGM,它的呈現效果不可能像『虛擬視覺』那樣來的震撼,它更講究臨場感和情緒渲染。而當嗅覺能和視覺對應文字,聽覺對應語言一樣被人類當做信息載體使用,它就不再是一種模糊的感覺,而是一種顛覆式的虛擬現實嗅覺體驗。


回到之前那個問題,從虛擬走進現實,未來還有多少路要走?幾年后才有真正的虛擬現實?我只能說,沒有虛擬嗅覺,就沒有真正的虛擬現實體驗。虛擬現實之路依然任重而道遠。

雷科技